芬.

图1为我画的,临摹图2某位大佬的原创
图2原图/逛双玄超话时翻到的
嘻嘻,超爱奶羡,狂吸一口——吧唧

番外——梨花

咳咳,第一次写文(虽然不是正文)

此文为一个……突发奇想的小脑洞??


好吧其实就是作者不会建文档惹的祸。。


薛晓文,与之后的一切文章都了无关系!

至于人设ooc我会注意的。虽然已经ooc了!大概??


删不删看心情。(毕竟渣)

随时改文/肯定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华丽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古时X义城X日常X番外


事先声明:此时阿菁,道长,薛洋还没决裂,也就是说阿菁还没告诉道长薛洋一事。义庄内生活的还是满“祥和”的(虽然有时薛洋会和“小瞎子”斗嘴,但那并不影响感情/阿菁与薛洋之间的钢铁兄弟情)。而此时薛洋化名为阿阳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华丽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梨花落。


  义庄内——

 


“诶,我说道长,”一丝清朗而甜甜的声音从里屋传来。“咱们……有几天没出去了?”随声毕,又立刻推门而出,坐在外屋的道人身旁。声音里虽透着一些狡黠,但又却能令人立马误以为是哪家年纪轻轻的少年郎要去游夏。

 

“前些时日不是刚……”


  不是刚出去的吗?


  薛洋立刻掐了下正坐在道人对面的阿菁。


  阿菁这伶俐小瞎子倒反应极快,趁道人未说完,连忙改口道“道长道长,这几些日子里发生了好些变化呢……比如……听人说城南的梨花落了,据传闻还有阵阵清香,可多可美了!还有,城北又新开了家糖铺,芳香四溢~……今天我听那几个天天坐茶铺里喝茶的人说的!道长道长~夏天到了,屋里好生闷热,倒不如外出游玩一番,清凉清凉的也对人好。道长,他们都去了,就我没去……我也想看嘛~”

 

  道人却担心道:“是吗?可你这几天身子……”

 

  这几天阿菁的身子不是不大“好”吗?


  薛洋冷哼一声。他自然知道那小瞎子没病,“病倒了”只是在骗道长。无非就是为了排挤排挤他啦,多讨得道长的一些怜悯罢了。


“没事,那小瞎子天天活蹦乱跳的,死不了。而且我们只去一天而已嘛~”薛洋又接了下去,换上了他那招牌微笑。



    “对对对,道长,这个坏东西,呸呸,阿阳说得没错,又不是什么大病,我身体硬朗着呢~”


    道人笑道:“哪有姑娘家这么说自己的?”


  阿菁自知失了礼节,道:“没有嘛,我只是……”


  见小瞎子和道长就这么你说我答的,完全忽视了他。身旁的人便有些不耐烦了,直接道:“道长,实在不行,其实也不用带小瞎子的。”随即又凑到道人耳边,语:“就咱俩,也能出去的~”


  道人噗嗤一笑。


  而站在一旁的“小瞎子”可恼坏了,道:“诶诶诶,我说,你这个坏东西,又在跟道长瞎说些什么!?凭什么不带我啊!只许你和道长天天在一起,就不许我找道长说话啊!?道长,你看,他又排挤我!我不管我不管,我就要去!”


  薛洋却不以为然地说:“道长和我出去关你什么事?而且人家是心疼你,让你在家养伤。你倒好,活脱一只白眼狼。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”


  只可惜他不像道长那样心疼小瞎子。对他来说,碍事的小瞎子能消停一天是一天。


  “你你你!道长!不要带这个坏东西了!咱俩去!”阿菁也不甘示弱。


  “阿阳,别这么说……”见道人皱了一下眉,薛洋立刻闭嘴不说了。


  可一旁的阿菁还在叽叽喳喳,弄得薛洋百般无法,总想过嘴上的瘾。不一会又和阿菁吵起来了。


   就这样,两人你一句我一句,完全忘记了之前说好的要合力把道长拉出家门的事情了。


  晓星尘笑了笑,道:“梨花香吗,我到是很想闻一闻呢……”随几,那道人像是被说服了一样,扶了扶缠在眼上的白绫,轻声道: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

  好一副伶牙俐齿的两个人!


  不由得说,薛洋和阿菁此时开心极了。




   ●城南——


  “哇——道长道长,你闻到了吗?好香的梨花味啊——想不到这义城内,竟然有如此沁人心扉之地!”一路上这伶俐的“小瞎子”一会蹦一会跳的,说着她那说不完的话,时不时就有一阵赞叹传入耳中。


  “切,没见识。”薛洋小声叨道。


  “臭东西!你说什么?!谁没见识?我呸呸呸,你这衰鬼。你才没见识,你全家都没见识!!!”


  “诶我说你这小瞎子,我点名指姓的说你了?还有,闻梨花梨花哪来的味道啊?说你没见识还真说对了。”


  “你你你,臭流氓,死衰鬼!我呸呸呸呸!我说我就能闻到梨花的味道怎么样呢!道长,我们走,别理他。”说着阿菁便挽着晓星尘的胳膊,往梨花树那边拐。


  “切。”薛洋心里骂道:“小人得志。谁稀罕你们都理睬啊”


  “哇——道长道长,好香啊——”阿菁旧习难改,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了。但这也不能怪她,毕竟她没有真瞎,真正这里瞎的只有晓星尘一个人。正因为她没瞎,所以看到千年古树梨花落时又忍不住分分赞叹。


  “是吗?”晓星尘笑道:“这梨花,确实很香。好像……”子琛……

 

  晓星尘差点说漏嘴。


  一旁的薛洋听到他们这边热闹的很,忍不住往这边凑。


  “道长~”薛洋趁着“小瞎子”去别处走动时,凑到晓星尘耳旁,道:“你说,这小瞎子也说得对。梨花这么香,确实能令人遐想一些味道。你猜,我想的是什么?”


  晓星尘笑道:“阿阳这么精灵古怪,我怕是猜不到了。不妨说说看,是什么。”


  薛洋哈哈一笑,莞尔又紧凑在晓星尘耳边:“甜的。”


  晓星尘微微笑了笑“阿阳莫不是又想吃糖了。”


  “哈哈哈,还是道长懂我!”


  晓星尘一笑,从别在里腰间的小袋子里掏出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放在薛洋的右手上。薛洋拿到后先合上了五指,在张开,不由得一惊——手感一样,果真是一块小小的饴糖!他原本只是随便说说,消遣逗乐罢了,谁知这晓星尘竟真给了自己一块!


  他越来越搞不懂晓星尘了。


  薛洋歪着头,双臂交叉,嘴角慢慢上扬,满面春风,得意洋洋。声音里却是一副吃惊又欣喜的样:“阿阳谢过道长!”


  晓星尘道:“无妨。”


  这时阿菁转了个圈,又绕回来了,见坏东西和道长有说有笑的,忍不住过去拆散他们,道:“诶诶诶,道长,你怎么不跟我走了?哦,我知道了,原来是坏东西把你拐跑了!我说你找谁不好非要找我们家道长?!我告诉你,道长才不会理你呢!你说是不是,道长?”


  晓星尘一手捂了捂嘴笑了笑,不答。


  紧跟着薛洋便开始捧腹大笑。


  ……


“啊啊!我们走,道长,别理这个坏东西!我知道你没理他!都是他,对,都是他自讨没趣,自己跟自己说话!舌根子也不怕烂掉……呸呸呸!”说着便拽起晓星尘的衣袖,往古道边走。


  薛洋见两人一走,看了看手里的糖,沉思了一会儿。随后又自顾自地笑了笑,把糖往嘴里一扔。


  不错,是挺甜。


  不知那小瞎子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……